新闻聚焦 > 专栏

作者认为,地方社会工作协会是社工行业发展的“承重墙”,担负着多重发展职责。实践中,叠加两类运行机制,有利于优势互补和互为支撑,促进基本机制更加牢固,促进杠杠机制更加有力。 [详情]
行走在钢丝上的媒体公益
媒体,一出生就有脱不开的公益属性。一个社会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运行,往往需要公众的监督,而媒体很多时候扮演的“社会公器”的角色。
人虎恩怨何时了
中国境内现存岌岌可危的不足30只野生虎,大多分布在与邻国交界地带。然而在中国各地的养殖中心里却有5000多只人工圈养虎。
对待动物的道德标准
我国对动物的现有法律法规还不够完善,普遍的虐待动物现象所产生的“反面教育”也对世界观正在形成的下一代产生不良影响。
或者合作,或者创新
“我希望中国的公益慈善和志愿服务能进入一个正规的轨道,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生活习惯,变成一套好的社会评价体系。这样就不用谁一做公益大家就一惊一乍的,还搞表彰。”
建设生态文明,拒绝野生动物制品
“中国”是本届大会上使用率最高的关键词之一,虎、犀牛、黑猩猩、赛加羚羊、鲨鱼、龟鳖、穿山甲……中国对濒危物种的消费今年来大大增加。
环境受损程度须让公众知情
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我们不仅要满足公众的基本知情权,我们更要诚实地告诉公众,在这些看得到的风险之外,还有哪些环境风险、生态隐患未来需要全体社去共同预防和担当。
当公益组织植入微博的基因
一个人关注很多议题,发表各种各样自由生发的言论;同时,也会被很多人关注,最终,养成的是一个持续与野性社会高度互通的公益组织。这样的组织,会像“风一样透明灵动”。
如何拯救海星
社会问题的产生是复杂的,它往往是整个社会系统互动产生的结果。因此,单纯去针对问题的症状去救援往往无法真正解决问题。
邻里守望才是真正公共参与
在中国有个很奇怪的现象,越是公共的,就越不需要负责任,于是,到最后就越容易变成私愤的爆发。
环境公益诉讼主体仍未放宽
《环境保护法》修订案虽然在原来基础上有所改观,可究其情形,对环境公益诉讼主体的放宽“尺度”,还是太小。公众很难对环境公益诉讼主体“小放即满”。
社会创新为什么不成功?
什么是社会创新?社会创新不是仅仅创新一个产品这么简单,它往往需要同时在分发、应用和维护上进行相应的投资或创新,或者说,它更像创新整个产品生态系统。
往“不确定”的肩膀上靠一靠
一个有进取心、知道业务无止境的机构,就会永远面向社会需求,随时让自身保持一定的不确定性。这样,面对新业务时,才可能有一定的新奇感。
为困境儿童支招
随着我国社会政治经济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农民走入城市,在广大农村也随之产生了一个特殊的未成年人——留守儿童。
“共生群落”的公益
获取社会信任的办法是积极地投入真正有价值的公益业务中。在这过程中,即使出现了一些意外和错误,也会得到公众的理解,因为,只有做事的人才会犯有价值的错误。
公益诉讼是谁的权利?
如果一个社会,“人人都无权发起公益诉讼”,那么,“依法登记的社会组织”,也必将无权发起公益诉讼。制定环保法律的人,操纵环保法律的人,永远比环保组织更加无情,更加残酷。
慎为企业社会责任立法
如果企业社会责任的内容是由政府定义,而不是由市场决定的话,这是对企业十分不公平和危险的事。
中国企业“有效公益”出路
要打造中国企业公益有效性,笔者建议五个现代化,去领导个人化、管理专业化、利他利己化、理念大众化、价值链全面化。当企业认知到这五个现代化重要性,企业公益会更有效。
民企CSR的公益切入点
民企要如何做公益,对我来说,守法遵章地经营是首要的底线,但先将公益作为切入点,未尝不是对全面推动CSR管理的一个试金石。
公益营销:比广告更奏效?
无可否认,如果企业不能把公益和营销平衡,后果也是非常灾难性。一个成功的公益营销策划将需要能够同时吸引和增加顾客参与,并同时对社区和企业带来积极的影响。
企业基金会的“去企业化”?
企业基金会是否要“去企业化”?从感性出发的话,我当然希望如此;但感性归感性,中国的企业基金会在理念还未明确、做法没有规律可循的情况下,会碰到几方面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