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儿童主任队伍建设亟待专业化力量

2019-06-03 09:48   中国社会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近日,记者采访了几位儿童主任与业内专家,探究儿童主任如何聚焦儿童尤其是困境儿童和留守儿童的需求,提升专业化水平,提供更好的服务。

原题:儿童主任“充电”忙

随着国家对儿童权益的日益重视,让儿童沐浴在幸福安宁的阳光里成为社会的共识。处于儿童保护最前沿的村(居)儿童主任是与孩子们最近的接触点、发现问题的观察员、将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的消防员。近日,记者采访了几位儿童主任与业内专家,探究儿童主任如何聚焦儿童尤其是困境儿童和留守儿童的需求,提升专业化水平,提供更好的服务。

62万名儿童主任在一线守护孩子

瑞应是记者接触过从事儿童福利工作时间最长的儿童主任。从2010年起,瑞应便在云南省瑞丽市姐相乡俄罗村为近千名儿童提供服务。

面对记者,一身傣族装束的瑞应回忆,从事儿童主任工作源于2010年5月民政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启动的中国儿童福利示范项目,该项目涉及河南、四川、山西、新疆和云南五省(自治区)12县120个村,惠及近8万名儿童。刚开始做儿童主任时,各种称呼都有,如儿童福利主任、儿童权利监察员、儿童福利督导员、未保专干等。

山西省闻喜县是试点地区之一,儿童主任郭晓杰上任的时间比瑞应短了不少。从城市到农村支教的郭晓杰喜欢与孩子们相处,最终选择留在农村工作。“无论儿童福利主任还是未保专干,大家干的基本上是同样的工作。”郭晓杰说。

工作多年,瑞应和郭晓杰感觉国家对儿童福利的重视日益加强,尤其是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服务提上了日程。每次政策出台,儿童主任们都议论好久,并互相转发。2016年2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同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在村(居)民委员会设立兼职或专职儿童福利督导员或儿童权利监察员,负责困境儿童保障政策宣传和日常工作。这让瑞应、郭晓杰和伙伴们兴奋了好久。

这几天,瑞应、郭晓杰和伙伴们又看到了新的政策文件。民政部近日联合教育部、公安部、司法部、财政部等10部门制定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根据该意见,对儿童福利主任、儿童权利监察员等名称进行了统一,在村(居)一级设立“儿童主任”,由村(居)民委员会委员、大学生村官或者专业社会工作者等担任,优先安排村(居)民委员会女性委员担任,具体负责村(居)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服务工作。

如今,瑞应和郭晓杰的工作同伴们进一步壮大。据民政部儿童福利司副司长倪春霞介绍,目前全国已经初步配备了乡镇和街道一级的儿童督导员4.5万名,村(居)一级儿童主任62万名,全部录入了民政部全国儿童主任、儿童督导员的信息系统当中,为打通关爱服务儿童的“最后一公里”迈出了可喜的第一步。

每个儿童主任肩上都挑着沉甸甸的担子

在担任儿童主任的日子里,郭晓杰有过心酸,也有过成就,但她最终坚持了下来。

因父母常年外出工作,4岁半的萌萌(化名)一直和奶奶生活。萌萌经常来儿童之家玩耍,郭晓杰发现,萌萌不爱和同伴交流。一次活动结束后,看到小伙伴瑶瑶的妈妈来接,羡慕不已的萌萌小声叫了一句“妈妈”。看到孩子渴望的眼神,瑶瑶妈妈答应了一声,可是瑶瑶噘起了小嘴巴,说:“这是我妈妈,不是你妈妈。”萌萌当时就哭了。郭晓杰看到后立马开始安慰萌萌,并决定为孩子做点什么。

身为老师的郭晓杰擅长组织讲座,她为外出打工的家长们举办了《陪孩子越走越好的是您》《让图书陪伴孩子成长》等专题讲座,讲授科学育儿理念、隔代教育问题等知识。萌萌妈妈在回乡时也参加了几次讲座,被讲座触动的萌萌妈妈决定回家乡务工,郭晓杰主动帮萌萌妈妈联系到附近工厂上班。萌萌来儿童之家玩耍有了妈妈陪伴,开朗自信了很多,还经常骄傲地和小朋友说:“看,我妈妈也来陪我了。”后来,萌萌和妈妈一起参加了“闻喜县阿笨猫亲子讲故事大赛”并荣获了优秀奖,看到孩子不断进步和成长,郭晓杰感到很欣慰。

在贵州省从江县新平村,儿童主任陆路勤尚未结婚却拥有了几十个“孩子”,大家亲切地喊她“陆妈妈”。

陆路勤是村幼儿园的老师,喜欢跟孩子们在一起。她掰着手指一项项给记者算儿童主任的工作:需要到儿童家里入户走访,详细了解儿童尤其是困境儿童、留守儿童的家庭情况,并做好记录;组织孩子们到儿童之家开展活动,给孩子们成长空间;做好宣传教育,让家长支持孩子们读书、上学;与村干部、社会组织、民政部门等联系,协助困难家庭申请低保等救助,等等。

“跟村民熟悉了,村民家里各种事儿喊我去帮忙,甚至家里电器坏了都让我帮忙联系修理。”陆路勤告诉记者,在一个个活动中、一次次聊天中,慢慢与村民建立了信任关系,融入了村民生活,能够更好地开展儿童工作。

儿童主任位于儿童保护的最前沿,每个儿童主任肩上都挑着沉甸甸的担子。《意见》明确了儿童主任定期报告、组织开展信息排查、定期随访重点儿童等6项工作职责。倪春霞认为,这些工作职责非常明确,任务比较繁重。如第四项职责,负责定期随访监护情况较差、失学辍学、无户籍以及患病、残疾等重点儿童。很多困境儿童家庭不知道相关政策,儿童主任需要将两项残疾人补贴、孤儿保障等政策告诉他们,起到政策连接的作用。

儿童主任队伍建设亟待专业化力量

面对所服务的众多孩子,“充电”是瑞应、陆路勤、郭晓杰等儿童主任共同的想法和需求。

“跟孩子打交道,既需要耐心,更需要专业技巧。”陆路勤告诉记者,以村里的孩子小亮(化名)为例,父亲服刑,全家靠母亲务工维持生活。奶奶带着小亮在家生活。上学的时候,小亮拿起笔就紧张,教小亮写“一”字就用了一天的时间。陆路勤运用社会工作个案工作技巧,耐心教导、开解小亮,鼓励其大胆表现自己。如今,小亮开朗活泼了不少。“妈妈,我来了,今儿老师批评我了,因为没好好写作业。”“妈妈,今天玩得很开心,和同学一起跳绳了。”每天一放学,小亮就找到陆路勤,叽叽喳喳分享自己一天的经历。

儿童主任们“充电”的需求,在《意见》中也得到体现。根据《意见》,各级民政部门要组织开展儿童工作业务骨干以及师资培训。县级民政部门负责培训儿童主任,每年至少轮训一次,初任儿童督导员和儿童主任经培训考核合格后方可开展工作。培训内容要突出家庭走访、信息更新、强制报告、政策链接、强化家庭监护主体责任及家庭教育等重点。

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儿童社会工作专委会主任童小军认为,儿童服务现在已经从无到有,正经历从有到优的转变,这需要提升儿童主任等从业人员的技能水平。例如,可以通过院校专业社工蹲点实习的形式,进行专业输入和对接,提升服务品质。

“如果说儿童主任是基层解决儿童问题的关键,那么他们如何看待儿童、看待儿童生活中遇到的问题、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解决问题,这将会对他们所服务的儿童产生极大的影响。”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儿童社会工作发展中心主任徐珊说,面对大环境的挑战,儿童主任遇到的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这既需要儿童主任提升自身能力,也需要建立梯队,儿童主任发现复杂性难题后上报,后续由专业的社会工作机构等提供专业服务,形成专业服务链条系统。(记者 赵晓明)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