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评论

家暴问题时有发生。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已于2016年3月1日起施行,标志着反家暴被正式纳入法治轨道,但是现实生活中,许多女性经历家暴后,却选择了隐忍和沉默。这是为什么... [详情]
社会工作发展依赖法律政策相互衔接的制度体系
徐道稳:社会工作的健康发展依赖于法律、法规、政策相互衔接的制度体系
公众参与 助力社会治理创新
近年来,以“朝阳群众”为代表的群防群治力量日渐壮大。近日,首都综治办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市实名注册的治安志愿者已超过85万人,各类群防群治力量动员总量近140万人。在中国,群防力量已经形成了颇具特色的...
农村治理要有泥土气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正式印发,对城乡社区治理作出一系列部署要求。我们相信,未来伴随着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扎实推进,广大农村地区还会不断面临“破”与“立”。尽管如此,只要...
社区治理要善用社工力量
谈起社工,很多人想起的可能却是节假日派钱派物的义工。社工提供的其实是专业化的社会服务。当下,户籍人口与非户籍人口、城市居民与农村居民、企业和职工在相处的过程中可能都有着或多或少的矛盾,而社工就是一支调...
如何发展社区社会组织
近年来,社区社会组织虽然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但依然存在数量偏少、能力不足、资源匮乏、人才紧缺等亟待解决的问题,需要政府加以培育和扶持。不过,由于规模小、影响弱和活动范围狭窄等原因,社区社会组织的这些发展...
社会工作需要“在地生根”
近日,民政部、中央综治办、教育部等12部门联合出台《关于加强社会工作专业岗位开发与人才激励保障的意见》,提出一系列加强社会工作的针对性政策措施,试图破解以往束缚这一领域发展的瓶颈问题。文件的出台,让“社...
探索“专业社工”新路子
随着我国老龄化问题的进一步加深,鼓励更多的人报考社工证,并参与其间,这是政府的期待,也是人们的期盼。作为试点的柯桥区先走一步,通过探索实践,形成本土特色为老年服务的新模式,这其实也是特殊困难老人群体的...
《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走中国特色社会组织之路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第一次提出“努力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组织发展之路”这一重大命题,为我国社会组织发展提供了前进方向...
评论:让爱心不褪色,志愿服务立法莫缺席
当前,志愿服务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然而,由于我国尚缺少一部权威的、统一的志愿服务法,已严重制约志愿服务事业健康发展。
北京海淀:部分社区服务站只是“名义上存在”
昨天发布的《北京蓝皮书:北京社会发展报告(2015-2016)》显示,海淀区中关村街道的32个社区服务站中,绝大部分只是名义上存在,并未独立运行。调查研究者、中央财经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远行表示,目前本市社区服务...
一起重婚罪如何暴露了婚姻信息联网的尴尬?
2009年,民政部已经开始有计划地开展信息化建设。2009年1月紫光软件系统有限公司中标民政部婚姻登记信息系统,开始建立一个部属的婚姻登记管理系统。2010年,民政部督促仍未实现省内联网的8个省份实现省内联网。在各...
社工机构“留人”之道
社工机构人才难招,于是在引进外部人才之余奉行内部培养策略,这自然是一个富有远见的举动。而若采取参与式成长的策略,则能更好地帮助机构增强团队凝聚力和战斗力。
让政府购买专业社工服务再给力一点!
据裘丽萍代表介绍,2007年以来,全国各地政府购买专业社工服务在发达地区发展异常迅速,购买力度不断加大。以广东省为例,截至2014年6月,广东省近5年来在政府购买专业社会工作服务方面投入资金近20亿元,每年的资金...
社工的培养与培训
现在有不少社工参加培训活动都是被安排或者被通知参与的,而这种“被动式”或“任务式”的参与心态很容易影响培训的效果,结果虽然一年累积下来的参与培训及持续学习时数不少,但效果却存在疑问。面对上述情况,社工...
社区居家养老托举“夕阳红”
“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在中国先贤对“大同社会”的理想化描述中,保障老年人的晚年生活,始终处于重要位置。
被“孝道”绑架,今天的年轻人将会老不起吗?
早前,北大退休教授钱理群入住养老院的个人选择再次成为新闻。舆论一片唏嘘,似乎进养老院是一件非常凄凉的事情。然而,钱理群的“奢侈选择”,恰恰对“养儿防老”的文化传统是个沉重的打击。
“富”了就一定能养好“老”吗?
这些年,有关中国人口老龄化的讨论总绕不开“未富先老”这四个字。于是,常常有人忧心忡忡:我们还不够“富”却要养很多的“老”,这样一来更“富”不起来了,是所谓“银色海啸”。
社工发展避不开人才专业化
笔者曾参与过佛山市几个社会工作项目的调研工作,相较广州和深圳而言,这些二线城市社工人才的专业化程度的确相对较低。其中一个影响,是即使政府投入巨大,各类社工项目的成果仍不明显。
热点讨论|深圳:办个社区社会组织怎么那么难?
社区居民赵老想办个社区太极小组,填了十几张表,在社区工作站、居委会和派出所之间跑了十几个来回还没能完成登记!这一事例是当前社区社会组织发展问题的生动体现。20日,市政协“委员议事厅”活动中,委员和专家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