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增强社区工作者岗位魅力的实践与探索

特约通讯员赵宇新 2020-06-23 08:32   中国社会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社区工作者在社区疫情防控中居功至伟,得到习近平总书记高度肯定,关心好、建设好社区工作者队伍成为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高度共识。如何增强社区工作者的岗位魅力?近年来,各地进行了多方面的改革探索。

社区工作者在社区疫情防控中居功至伟,得到习近平总书记高度肯定,关心好、建设好社区工作者队伍成为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高度共识。如何增强社区工作者的岗位魅力?近年来,各地进行了多方面的改革探索。

用职业化塑造社区工作者岗位尊严

“工资待遇向临时工看齐,工作制度向公务员看齐。”这是一位社区工作者在“知乎”上发出的感慨,虽然言辞夸张,却也道出了职业身份的现实尴尬。

“社区工作者不是公务员,不是事业编制,又有别于企业,这恰恰是这支队伍的独特性。上海市决定为社区工作者开辟独立的职业发展空间,将其纳入全市人才发展总体规划,引导社区工作者将社区工作作为终身职业。”上海市民政局局长朱勤皓道出了上海市社区工作者职业体系建设的核心出发点。

2015年,上海市在全国首创社区工作者职业体系。全市统一实行“三岗十八级”,设立负责人、主管、工作人员三类岗位,其薪酬水平按照工作年限、受教育程度、相关专业水平设置为18级,社区工作者薪酬等级随其工作年限的增加和岗位提升而提高。薪酬水平原则上高于上年度全市职工平均工资水平。

上海先后出台了社区工作者管理办法、职业化薪酬体系、专业化发展等一系列文件,让社区工作者职业体系逐步落实。

5年来,改革带来的变化有目共睹。朱勤皓这样描述:“经过五年的努力,解决了长期困扰基层的混岗混编问题,队伍结构呈现出‘三升一降’的特点,即学历水平、专业水平、社会吸引力提升,平均年龄下降。”

社区工作者职业体系的建立,使社区工作者队伍有了自己独特的职业空间和职业价值。在此基础上,上海进一步拓宽这支队伍的职业发展通道,在社区工作者和公务员、事业编制岗位之间架起人才双向流动“立交桥”,规定党政机关、事业单位招录和调任干部时,同等条件下优先录用社区工作者。

继上海之后,其他地区也陆续启动了相应的改革探索。广东省深圳市建立了负责人、主办、辅助3类35档岗位管理体系,珠海市香洲区将社区工作者分为32级。浙江省、吉林省也对社区工作者进行了“三岗十八级”的职业化实践探索,不过两省对“三岗”的界定略有区别,浙江是指社区正职、社区副职和其他人员,吉林省则界定为社区正职、其他“两委”成员和普通工作人员。

今年6月初,四川省以省委组织部名义发文,计划从任职满3年的现职优秀村(社区)干部、第一书记中考试录用154名公务员,占本次招聘总数的18.6%。这和上海市的“立交桥”有异曲同工之妙。

部分地区进行的社区工作者职业化探索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的图景:社区工作者队伍拥有独属于自己的职业发展空间和晋级通道,这支队伍中的每一个人也都拥有岗位尊严感、事业归属感。

用专业化增强社区工作者岗位能力

职业化的基础是专业化。每一种职业都必然要求从业者具备相应的专门技能,如果没有专业化作支撑,社区工作者的职业化发展必然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那么实践中各级民政部门进行了哪些社区工作者专业能力建设的努力呢?

2000年,《民政部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提出,“努力建设一支专业化、高素质的社区工作者队伍。”社区工作者这个概念首次出现在官方文件中就和“专业化”紧密联系在一起。专业化,一开始就是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的组成部分;专业化,也一直是各地民政部门实践探索的方向。

用社会工作专业技能武装社区工作者成为不少地方的重要选择。浙江省杭州市出台鼓励政策,支持社区工作者积极参加社会工作职业水平考试。该市设立了“持证”津贴,规定向持有高、中、初级社会工作师资格证的社区工作者,每月分别发放600元、400元、200元。广东省深圳市的做法是,强化对社区工作的专业社会力量支撑,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为每个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配置不少于5名社会工作者和行政辅助人员,其中注册社工原则上不少于3名。这一做法显著缓解了社区人手短缺问题,并大大提高了社区服务的专业化水平。

一些地方在招聘入口上下功夫,设法吸引高素质人才进入社区工作者队伍,从而提升总体专业技能。上海市积极鼓励高校优秀毕业生到基层就业,2020年5月,上海市民政局、市人保局、市教委联合举办了“上海社区工作者高校专项招聘”活动,为毕业生提供2063个社区工作者岗位。目前,上海市社区工作者队伍中,大专及以上学历已达88.6%。

有计划、有针对性地对社区工作者开展进修培训,开阔社区工作者的视野、提高社区工作者的专业技能,也成为一个立竿见影的现实选项。浙江省杭州市将社区工作者纳入干部教育培训规划,建立社区工作者实训基地,每年投入140余万元定期举办继续教育培训班、实务高级研究班、三社联动培训班等七大类培训活动。

用荣誉激发社区工作者岗位自豪感

荣誉表彰联系着职业荣誉感,也联系着社会认可程度。恰如其分的荣誉表彰同薪酬保障、职业发展、专业提升一样,是激发社区工作者活力、增强干劲的催化剂。

2017年5月,国家印发《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大力表彰先进城乡社区组织和优秀城乡社区工作者”。为落实该文件,2019年2月,民政部联合中央宣传部评选出10名“最美城乡社区工作者”;今年4月,民政部联合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发布10名“城乡社区抗疫巾帼先锋”先进事迹,展示新时代基层干部担当作为的良好精神风貌,引起良好社会反响。

浙江省积极落实上述意见要求,高度重视对优秀社区工作者的表彰宣传。该省按照“一个领军人才一面旗,一批领军人才带整体”的思路,2015年起在全省范围开展社区工作领军人才选拔。2019年,浙江省首次以省委、省政府名义通报表扬298名城乡社区工作者。2020年4月,浙江省又高调开展城乡治理“十百千”活动,计划征集1000名社区工作者英勇抗疫的故事,隆重推出“城乡社区千名抗疫人物英雄谱”。

其他地区也各有不同举措。上海市在评选各级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五一劳动奖章”“五四青年奖章”等荣誉时优先推荐社区工作者。山东省将表彰奖励与薪酬挂钩,对于获得国际功勋荣誉、国家级和省部级表彰奖励的社区工作者,在本岗位等级基础上分别调高5个、2个、1个等级,激发大家干事创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对于各地就社区工作者职业化、专业化等方面进行的创新,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主任、社会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龚维斌表示,“疫情大考后的社区,作用更加凸显,队伍建设更加迫切。各地实践创新起到了吸引优秀人才进入社区工作者队伍、提升服务管理能力、激发工作热情的作用。但是,如何处理好社区工作者职业化与社区自治组织性质定位的关系是一个新课题。下一步,各地可以在完善法律和政策方面积累更多好经验、好做法,既能提高社区工作者能力,又能充分调动社区居民参与,避免行政包揽的弊端。”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