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专家建议推动儿童权益保护立法和完善救助保障

井春冉 2016-05-05 10:37   河南法制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智障儿童的存在给家庭带来伤痛,智障儿童走失更是常事,有的智障儿童被用铁链拴在家中,也有的智障儿童被父母遗弃甚至是被家人伤害或故意致死……这些个案不时被媒体披露,让人心痛。那么,对智障儿童的保护存在什么难解的困境,又该如何更好地依法保护他们呢?

核心提示:

每个孩子都应该被宠爱,他们是我们的未来,可是并非每个孩子都能被好好宠爱。智障儿童的存在给家庭带来伤痛,智障儿童走失更是常事,有的智障儿童被用铁链拴在家中,也有的智障儿童被父母遗弃甚至是被家人伤害或故意致死……这些个案不时被媒体披露,让人心痛。那么,对智障儿童的保护存在什么难解的困境,又该如何更好地依法保护他们呢?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大家呼吁社会应当对智障儿童多一分关注和关爱,逐步建立起智障儿童家庭救助机制。

1.父亲杀害智障儿子警世法案 

人们常说,孩子是父母的希望,虎毒尚不食子,又怎能因为孩子是智障就剥夺了他生存的权利?但吕某却杀害了自己患有智障的儿子,导致了一场人间悲剧。近日,新乡县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吕某提起公诉。

2015年11月6日,新乡县七里营镇的吕某慌慌张张地跑到新乡县公安局报案称,其9岁的儿子前日晚上走丢,找遍了家附近还是没找到。民警立即通过系统进行查询,发现并没有吕某儿子吕小某的户籍信息,吕某解释说因儿子吕小某先天智障,生活不能自理,所以没有为其上户口。民警要求吕某提供吕小某的照片以便查找,而吕某不仅没有提供照片,连人也联系不上了。

十几天过去了,吕某的姐姐又到新乡县公安局报案,称其侄子吕小某走失后,次日下午吕某说去新乡市区找,至今未回,也无法取得联系。办案民警调查中发现,吕某于11月2日通过网络购买了11月6日开往广州的火车票。办案民警感觉不对劲,认为吕某的失踪与其儿子的失踪必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遂前往广州寻找吕某。

去年12月28日,吕某被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公安分局民警抓获,次日移交至新乡县公安局。民警讯问时,吕某刚开始谎称自己为了摆脱吕小某将其领到一个路口丢弃。经过办案民警的讯问,吕某的谎言被拆穿,其对杀害儿子吕小某的罪行供认不讳。

2.生活困境一日三餐成问题 

据报道,家住山西省兴县恶虎滩乡明通沟村的王新平一家三口都是智障,生活陷入极度贫困之中,甚至一日三餐都成问题。王新平的母亲段女士今年六十有余,除了智障外还患有高血压、脑血栓等老年疾病。王新平的妻子胡艳艳也是智障,基本不能与人沟通,更不会照顾自己的生活。王新平算是家里的顶梁柱,可是受遗传影响,也属于先天智障,只能干一些简单的体力活。

据村民介绍,以前都是王新平的二叔帮着撑起这个家。自从他二叔于今年正月离世后,一家人没有了生活方向。虽然家有四五亩田地,但是这三口人没有耕种能力,没有生活来源,全靠村民们接济的粮食和旧衣服过日子。

像王新平一家的情况,不只是个案。

面对这些陷入困境的不幸家庭,各地有关部门也呼吁社会各界献出爱心帮助他们坚强地活下去。即使有个别智障儿童家庭得到相应的救助,但也只是个别,终究不是常态。

资深媒体人张先生表示,对智障人士的保护还需要政府部门牵头,一抓到底,全盘运作。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对辖区内的智障儿童和残障人士进行调查走访,摸底排查,建档造册,对当地智障残疾儿童的家庭状况进行了解,纳入扶贫项目,并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和物质帮助。

3.智障孩子常常走失安全困境 

今年4月9日14时30分许,一辆从湖北黄石开往鄂州的中巴车在黄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迎宾服务站门前停下,司机将一名穿着睡裤、脚踩凉拖的小男孩交到了该站民警手中。据司机介绍,该男孩是当日中午12时许独自在迎宾大道花湖加油站临时停靠点上车的,途中他观察到孩子异常,便在返程时将其带回了黄石。

民警随后询问男孩的基本信息,但发现男孩患有严重智障,无法正常交流。询问了好久,男孩才说出自己姓汪。因有用信息不足,民警一时找不到其家人,而男孩的情绪也变得焦躁起来。当日16时许,民警仍无法联系上男孩的家人,于是将男孩送至黄石救助站。直到18时许,一位手拿几个空饮料瓶的老人一脸焦急地来到迎宾服务站说孙子丢了。民警询问得知,老人丢失的孙子正是小汪。

据老人讲,孙子小汪今年9岁,出生时患有智障。孙子4岁时,其母亲离婚改嫁,父亲外出打工,剩下祖孙俩相依为命,平日里老人靠捡废品增加家庭收入。当日,他出门捡废品将孙子独自锁在家中,没想到孙子跑出门,还搭上了中巴车。

智障儿童走失的情况在我们身边时常发生,为了防止他们走失或者给身边的人添麻烦,有些家庭甚至用铁链将智障儿童拴在树上,或锁在屋里甚至是关在铁笼子里,也有一些父母发现孩子智障的时候选择遗弃……看到这些,让人觉得心痛的同时更多的是无奈:在做不到专人看管的情况下,如果不拴着或者锁着,智障儿童太容易走丢,安全问题没有办法保障。

4.帮扶困境爱心帮扶有欠缺 

记者了解到,现在爱心资助贫困学生的主要是私企老板,他们中绝大部分人更倾向于资助贫困的正常儿童和大学生,不大愿意资助贫困智障学生,主要原因可能是认为帮助这

些小孩用途不太大,培养出来的小孩没有前途,对社会回报不大,自己资助了觉得没有成就感。

恰恰相反的是,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智障儿童特别需要社会的关注、关心和帮助,但目前对于他们的爱心帮扶存在欠缺。尽管每年“学雷锋日”、“助残日”都有一些社会人士给贫困智障学生捐点款,但均不是连续性的。例如,江苏省南通市妇联4年前组织开展“1对1”春蕾助学行动,热心社会公益的资助人与辅读学校9名家庭贫困的智障儿童结成了助学对子。然而,到第二年时,9个对子仅剩下一位资助者在坚持,其余均没了下文。

有爱心人士表示:造成这一局面是功利思想使然,虽然自己不图对方有多大回报,但希望自己的行为能被受资助对象记住,最起码会说声谢谢。而资助贫困智障儿童情况则大不一样,因为他们智商低下,不可能对社会有多大贡献,对他们的资助,只是让他们将来能融入社会,增加谋生的本领。

5.法律支招推动儿童福利保护立法 

智障儿童正常的生活困境难以化解,受教育的权利不能得到充分保障,社会上也缺乏完善的救助帮扶体系,爱心帮扶又有所欠缺,而民政部门的权责有限,在帮扶时难免涉及其他部门的配合,所有的帮扶都非民政部门一家说了算,到底该如何有效地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和正常生活呢?

广东卓尚律师事务所律师包岩岩表示,我国现有的法律体系有未成年人保护法、残疾人保护法,但并没有相关的智障儿童权益保护的专门法律。不只是智障儿童,我国目前还没有相关的法律制度对儿童福利保护问题予以明确规范,包括监护权的转移、救助、如何紧急处置等。目前,负责儿童的部门非常多,很多问题到底归谁管没有明确,民政作为一个部门,能推动的进展也是有限的。“要根本解决儿童福利保护,必须推动儿童福利保护的立法,应该用法律法规来为所有儿童提供同样的福利和保护。”

此外,包岩岩也表示,智障儿童的权益保护不仅是法律问题,更多的是社会问题。我国目前对智障儿童权益保护方面投入的资金和人力资源都不够,缺乏相关的配套措施。一般农村家庭,如果有智障儿童,只好通过限制自由的方式来抚养。这种方式一方面可以防止智障儿童受到社会上不法分子的侵害,另一方面由于家庭劳动力有限,这样做可以使其他家庭成员能够继续劳动。归根结底,解决智障儿童问题,还需要政府下大力气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对智障儿童的资金和人力资源投入,另外通过社会宣传,在加大对智障儿童保护的同时,呼吁更多的有爱心的企业和个人对智障儿童进行爱心帮扶和资助。

鹤壁市中级法院法官李振亚告诉记者,在日常办案中也会涉及智障儿童成为性侵等案件受害人的情况,对智障儿童的保护需要全社会共同关注。首要的是完善社会救助保障体系,对救助站和福利医院等加大投入,甚至可以考虑成立准入门槛较低的福利院,用相对封闭的空间来保护这些孩子,改变现在智障儿童基本全部靠家庭来承担抚养义务的现状。再说,如果父母老了,这些智障孩子该如何生活,确实是个社会问题。另外,李振亚也呼吁从医学角度着手,不断完善婚检、产检、综合体检等方式,从源头上减少存在先天性智障的可能性。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陈淑芳在郑州从事家庭教育、亲子关系方面心理咨询近4年。她告诉记者,鉴于目前家庭承担智障儿童监护主要责任的现状,关注智障儿童家长的心理疏导问题非常必要。家里有一个智障儿童,难免给家长和监护人带来心理压力,而每个人的心理压力都需要有阀门和出口,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可以自我调整甚至选择忍耐,一旦时间长了,不排除个别家庭的父母或监护人会受不了心理压力而选择较为极端的处理方式,像文章开头提到的选择杀害自己的智障孩子,造成新一轮的伤害。

人口学者孙天虎说,在建立智障儿童家庭救助机制的同时,要关注人口生育质量问题,做好优生优育知识普及,依照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母婴保健法等法律法规,做好婚前产前检查和出生疾病筛查工作,让智障儿童出生率降到最低。

原标题:专家建议推动儿童权益保护立法和完善社会救助保障 凸显社会救助机制缺陷智障儿童问题 生活艰难安全堪忧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