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委员建议:心理健康和公共服务设施别忘关爱老年人

2019-03-14 09:26   中国社会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一切的一切,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李瑛在采访中表达的感受,与同为委员、天津南开区政协副主席许洪玲产生强烈共鸣。更有意思的是,两位委员去年与今年的提案也存在某种关联。

“一切的一切,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李瑛在采访中表达的感受,与同为委员、天津南开区政协副主席许洪玲产生强烈共鸣。更有意思的是,两位委员去年与今年的提案也存在某种关联。

文艺界的李瑛去年的提案是关于重视精神养老,完善社区养老服务机制建设;今年的提案她从精神关爱转向了加强老年人关爱服务设施供给方面。而妇联界的许洪玲恰恰相反,她去年的提案是建议充分利用社会闲置资源、鼓励社会力量办养老机构;今年却从硬件设施转向了老年人心理关爱服务。排在一起看,两位住津委员的关注方向大致“不谋而合”。

老年人关爱服务,心理健康不能缺位

“这些年来,国家在养老设施建设和医疗保障上持续投入,养老服务业发展成效显著,可在我们调研走访中却发觉,老年人的心理健康服务往往被忽视。”采访中,许洪玲直言不讳。“去年我提养老服务设施建设,今年我要从外转向内,软硬兼修。”许洪玲打趣道。

尽管部分城市已经开始试点关爱老年人心理健康服务的公益项目,但在许洪玲看来,与广泛的需求相比,这仍显得杯水车薪。为此,她列出了一系列的建议清单:

出台专项政策,为老年人心理健康服务提供制度保障。有关部门应加紧颁布和制定专项的老年人心理健康服务法规,明确服务对象、服务项目、服务标准。做到既有大型医疗机构的高端心理健康服务,又有社区医疗机构的基本心理健康服务。同时,许洪玲还建议“把完善老年人心理健康服务作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的重要部分,尽快建立考核评估机制,以确保政策的有效实施。”

明确不同层次医疗机构的服务内容,加强沟通协作。许洪玲建议,根据医疗服务机构的分类,有针对性地满足不同需求。她向记者举例,比如大型三级医院,可在有条件的地方设立专业科室、病房、研究中心,为重度精神疾病的老年人提供服务。以行政区为单位建立区级心理服务中心,既开展一定的业务服务,又对社区老年人心理健康服务进行统一管理。依托社区卫生中心构建的心理咨询门诊,面向社区老年人,提供心理咨询、家庭寻访和心理普查等工作。分级分类的好处,在许洪玲看来在于“大医院与基层医院可以上下联动,定期到社区义诊,发现病患及时转诊。”

加大专门人才培养,提供多层次的人才服务。要在高等院校增设老年人心理健康服务专业,有针对性地培养专业技术人才,为各大医院的专业科室提供高端人才保证。对基本具备心理学知识、愿意从事老年人心理健康服务工作的人员进行心理专业知识与技能的规范化培训,并通过国家心理咨询师考核,主要服务社区心理卫生中心。此外,许洪玲还建议,“要充分调动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的积极性,做好辅助性工作。”

探索构建科学的老年人心理健康服务体系。“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许洪玲表示,首先要开展有针对性的心理健康服务需求调查,收集个案信息。其次是开展心理讲座、健康知识、心理疾病诊断及预防等多种形式的心理健康治疗活动。积极引导老年人树立健康的老年心理保健理念,还要通过定期的体检,对重点心理疾病进行筛查。与此同时,还要建立服务反馈机制。“这个反馈既包含老年人对服务的满意程度,也包括工作人员在服务过程中的心理感受,促进服务模式的改进和完善。”许洪玲条理清晰地向记者介绍道。

急救站和卫生间,别小瞧了这些关爱服务设施

“最近这些年,国家对养老服务工作很重视。今年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还专门有一大段。”李瑛向记者如是表达自己的感受。“不过在调研中我发现一个问题,这也许是小问题,但对老年人来说却很重要。”李瑛说的这个小问题,记者概括了一下就是——对老年人较为便利的关爱服务设施还很缺乏。

李瑛向记者举例说,一些大型商场、超市、影院、车站、空港等客人较多的场所,设有警务室却很难找到医疗急救站,绝大多数银行营业厅没有公共卫生间,只有供内部员工使用的卫生间。“这些情况都没有充分考虑到老人的实际需求,从便民服务的角度来看也存在问题。”

对于这个“小问题”,李瑛的“对策”也很具体:建议政府部门将公共场所设立医疗救护站纳入考虑范畴,对于老龄化社会医疗救护站是非常必要的。“现在很多活力老人有很强的健康生活理念,他们外出旅游、观影、购物、娱乐等成为生活的常态,他们当中不乏身体有隐性疾病的人,如果出现突发情况,急救站的作用立马就显现出来。”关于急救站的人员配备,她建议可采取政府派遣和志愿者服务相结合的办法。而对银行营业厅来说,设置公共卫生间也十分必要。“很多老年人每月领取退休金时都要去银行,常常排队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这对老年人来说实在是不方便。老年人关爱服务设施有了,幸福感和获得感也就明显提高了嘛。”李瑛笑着说。(记者 马丽萍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