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一个南漂社工的回家感悟:心若向阳 何惧忧伤

孙祥腾 2017-02-10 10:51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每天仰望着高楼大厦,面对动辄数万一平的房价,自己一年的工资或许也买不了一平的房子,只能望洋兴叹,但是我还是喜欢这里,即使每天看到那些绿色的树木就让我想到了生机和活力,不管怎样,生活还在继续,2017年又要开始新一年的征程,不管怎么样,心若向阳,何惧忧伤,我们的生活总是在继续。

原题:一个南漂的回家杂记——从母亲的一幅漫画谈起

图片1

这是一幅简单的漫画,前两天,父亲通过微信发给我的,他告诉我这是母亲画的,图画很简单甚至有些简陋,图画上面配了一句话的说明,“小鸟终于飞出笼子了”,下边的图画一共两张,第一张图小鸟还比较瘦,第二张图小鸟已经长胖,但是不论胖瘦它们都已经飞出去了,这是母亲笔下的我。

不管小鸟胖了还是瘦了,总算逃出了家的笼子,这就我,笼子就是家。用母亲的话讲我是青春叛逆期延迟了,该是叛逆的时候做了乖孩子,现在已经二十多岁了却在叛逆,往往是她让我往东我却向西,她让我回家,我却待在外边,也许是天性使然,如今的我已经习惯了漂泊的生活,再也不是她眼中的乖孩子。

和所有的南漂北漂一样,在年前我通过抢票软件苦等了几个昼夜抢到了一张回家的硬卧车票,我很庆幸自己今年还能顺利回家,记得去年的时候没有抢到票也不想找黄牛,从深圳倒车到广州,又从广州倒车到徐州,最后从徐州倒车回去的,甚是麻烦。

到家的时候正是腊月24,北方小年的后一天,一到家乡,一股寒风吹面而来,习惯南方天气的我,回家顿觉很冷,听到的就是熟悉的乡音,帝都的雾霾好像也飘到了鲁西的这座小城,看着光秃秃的树枝让人有一种悲凉的感觉,在家的时间多是在家待着,偶尔有人来串门,也是聊些不痛不痒的话题。村里近年出外打工的人越来越多,打工挣了钱,很多人在县里或者以外的地方买了房子,县里的房子也越来越贵,已经接近三线城市的房价,随着过年的临近村里的车子也越来越多了,很多在外的人赚了钱开车回家。我有些羡慕也有些自责,这次回家被问的最多的两个问题就是“有对象了没”“现在挣多少钱了”这恰恰都是我的软肋,,过了年已经26了,这在家人和亲戚看来已经是很大的年纪了,我敷衍着说现在事业为重,他们却不知实情是是囊中羞涩这点工资基本自己都凑合过,对于第二个问题,更是戳到软肋,上次看到深圳平均工资过8000了,我在朋友圈劝调侃说都快拖裤脚了,之前的一个同行老弟补刀说我的工资就是拖鞋跟,拖鞋跟也好拖裤脚也好,反正都是在拖深圳的后腿。这次回家,我带着自己的自拍神器,趁着父母闲暇的时候和他们一起拍了几张合影,也算是回家的一些收获,看着父母渐渐苍老的容颜上出来的笑容,有时候有些自责自己在外却不能时时陪着他们,常言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作为家里的唯一的孩子,有时候自己考虑的过于自私,总是想着自己高兴快乐却不顾他们的感受,之前上学时想着自己什么都可以做,有一次上课老师问我们毕业后的愿望,当时还有些情况口无遮拦的说年薪十万,有时候想想真是应了一句古话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毕业那一年全国大学毕业生已经逼近700万,转眼毕业两年有余,回家的路程也越来越远,最初从临沂出发,济南,青岛再到深圳,家在那里,我却越来越远,与父母之间的联系也仅仅是通过电话。

回到深圳了,出了火车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一个个年轻的面庞,我也融入到人群中,前阵子看新闻,说前十位的空城中,深圳榜上有名,很多在这里讨生活的人都回到了各自的家乡,过完了年,大家如同候鸟一般又回来了,年后的深圳渐渐热闹起来,恢复了它原来的样子,家里和这里哪里好,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城市有城市的好,让我感受到了它的便利,工作机会也很多,家乡生活成本不大,过得会比较舒适。儿时语文课本上所学的城市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虽然生活依然像个蚁族一样,每天仰望着高楼大厦,面对动辄数万一平的房价,自己一年的工资或许也买不了一平的房子,只能望洋兴叹,但是我还是喜欢这里,一位朋友就说我是虽然工资不高但是喜欢待在外边的人,即使每天看到那些绿色的树木就让我想到了生机和活力,不管怎样,生活还在继续,2017年又要开始新一年的征程,不管怎么样,心若向阳,何惧忧伤,我们的生活总是在继续。

(作者单位:深圳市宝安区尚德社工服务社)


本文为网友投稿,欢迎广大网友踊跃投稿,如需转载请与本网联系取得授权。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edit@swchina.org

电话:010-65000594

传真:010-65016220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段冬蕾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