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社区社会组织培育杂谈——袁明

袁明  2017-04-18 10:50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作为社会组织的重要组成部分,社区社会组织是指由社区组织或个人基于社区居民需求而在社区范围内成立并在社区范围内开展活动的民间自发组织。长期以来,社区社会组织如同“野马”,游离在社会组织之外或处于边缘位置,可有可无,有之不多,无之不少,未受到足够的关注和重视。

社区社会组织培育杂谈: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董小姐》里的这句歌词虽朴实无华,但其蕴藏的艺术情境和文化价值引起了听众的强烈共鸣,引发无限的想象。“野马”常象征着所要追求的事物或想要实现的目标,“草原”可意指实现目标的方式、工具或能让“野马”生存的资源或空间。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解读。这种现象在文学中叫“含混(Ambiguity)”。“含混”是指看似单义而确定的语言却蕴蓄着多重而不确定的意味,令读者回味无穷。我将尝试通过“野马”与“草原”来解读社区社会组织培育。

作为社会组织的重要组成部分,社区社会组织是指由社区组织或个人基于社区居民需求而在社区范围内成立并在社区范围内开展活动的民间自发组织。长期以来,社区社会组织如同“野马”,游离在社会组织之外或处于边缘位置,可有可无,有之不多,无之不少,未受到足够的关注和重视。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社区社会组织在夹缝中生存,尤其是寒冬时,只能“刨开积雪觅食枯草”以维持生存。即使部分社区社会组织具备了寻找“水源和食物”的能力,但其竞争生存空间的能力仍然较弱。2016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 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把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放在了突出的位置,如何培育和发展社区社会组织成为现代社区治理的重要课题。

近些年,各地政府逐步认识到社区社会组织在社区治理中的重要优势和作用,并从制度推进、政策支持、平台搭建、孵化培育等诸多层面开展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如北京开展的“专业社工助推社区社会组织发展(1+1)行动”、上海出台的《关于加快培育发展本市社区社会组织的若干意见》、广州的《关于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的意见》等,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仍存在诸多的问题和不足。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马上不知马下苦,饱汉不知饿汉饥”。目前社区社会组织发展和培育“简单化”“一刀切”“无人管”或“都来管”等现象依旧较为普遍。相关部门对于社区社会组织的实际需求状况和发展困境了解不足,也就导致部分项目呈现出“马屁拍在马腿上”的效果。究其原因,往往归结于“社区社会组织”能力不足不配合、社区领导推进不得力、培育人员专业性不够等。这个锅究竟谁来背?

二是“矮子骑大马,上下为难”。社区是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在社会治理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社区作为基层社会管理的主渠道和国家政权的基石,被实际赋予了一定的行政权力。一方面,作为公权力代表,社区对社区社会组织的有序运转具有重要的指挥、决策和管理功能;另一方面,社区不具备管理社区社会组织的足够权限和资源,导致部分组织因政策限制或登记门槛等因素的影响而被迫陷入“法律合法性”的困境。此外,社区“被赋予了太多功能”而“不堪重负”,对于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和培育心有余而力不足,往往停留在行政性的管理和制度安排层面。

三是“跛脚马碰到瞎眼骡”。社会工作在回应社区需求和问题、培育和发展社区社会组织、创新社区治理机制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作用。我国专业社会工作人才虽已达76万之多,但社工的数量和质量远未能满足实际需求;此外,社工仍面临着专业服务效能低、资源整理能力弱、对资源依赖性强、激励机制和晋升机制不健全、地区发展严重不平衡等问题。因而,与社区社会组织一样,社会工作自身发展也是多方受限,暂时很难再去支持和推动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

结合以上问题,关于社区社会组织的培育和发展,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首先,“人奔家乡马奔草”。“又想马儿跑,又不给马儿草”是不可能做好社区社会组织培育和发展的。“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首先得做好关于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的制度性规范和财政经费保障,修建“马圈”和培育“草场”,营造良好的生存空间;此外,还得打通并规范“野外觅食也包括自主创收”的路径并健全监督机制,增强其对资源控制和资源整合能力。

其次,人要练,马要骑。实践方能见真知。人也好,社会组织也罢,需要经历一些方能成长,社区社会组织培育的训练场就在社区。社区社会组织的培育首先得构建良好的社区公共空间。社区公共空间是满足居民日常生活和社区社会组织活动的基础平台,也是运用公民权利和表达利益诉求的重要场域。其次,得有合适的训练项目。训练项目可以由政府发布项目库,社区社会组织结合自身条件和优势进行申请;也可以是基于社区社会组织在社区观察、社区调研及社区服务过程中发现社区问题和需求后撰写申请报告向相关部门申请相关经费支持。此外,除了训练场和训练项目外,还需要专业的训练师——社区治理智库。一方面为政策制定及项目库的形成、项目筛选和评估等提供参谋;另一方面,为社区社会组织的培育与发展提供专业的支持和督导。

再者,“马群奔驰靠马头”。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离不开社区精英的参与。智库百科中对于“社区精英”的界定是指社区中那些具有特殊才能、在某一方面或某一活动领域具有杰出能力的社区成员,他们往往是在权力、声望和财富等方面占有较大优势的个体或群体。社区精英是社区治理的中坚力量。我认为,在社区中主要有经验型社区精英和知识型社区精英。如何发现、培育、发展社区精英是社区社会组织培育与发展的重要议题,对于提升社区治理能力,推动居民自治、激发社区活力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万马奔腾,并驾齐驱”。社区治理与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离不开多方协同与合作。“三社联动”、“两工联动”、“多元参与”等是现今社会治理中的热门议题。社区社会组织的培育需要通过建立多方协同治理机制、畅通多元主体参与社会建设的渠道、实现政府购买服务和社会化运作相结合,创建居民自治与社区多元共治相结合的社区治理新格局。

最后,“马不打不奔,人不激不发”。建立和完善社会组织信用机制和社区社会组织激励机制与退出机制。可以通过荣誉、奖金、培训、优先承接政府授权和委托事项、优先获得项目权等多种奖励措施激发社区社会组织活力;同时,对于有信用较差的社区社会组织将受到限制或取消其项目承接资格、或解散或注销等。

“路遥知马力”,社区治理任重而道远,务实重行,撸起袖子加油干!

作者简介:袁明,男,1986年生,湖南冷水江人,中共党员。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博士生;中级社会工作师;原民政部培训中心、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社会工作系讲师、实习主任。主要研究方向:政府购买服务、社会工作服务与管理、社会工作评估。E-mail:yuanming9011@163.com。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