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征集广告条幅

民警联合社工组织 建专业社工团队解疑难杂症

2017-04-21 07:55   法制日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只有把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才能收到最好效果。有了专业化的社工团队后,徐卫星明显感觉到,警务压力比以前减轻了很多。

2

图为徐卫星为社工上课,定期培训 本报记者 蔡长春 丁国锋文/图

面对繁重的社区警务压力,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新北分局三井派出所飞龙社区警务室民警徐卫星的创新脚步没有停歇。

在以“众筹”模式加强夜间各小区安保力量的同时,徐卫星还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打造了一支专业化的社工团队。

《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专业化社工团队的建立,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社区民警的日常工作压力,还以其专业化素质推动提升了社区警务整体工作效能,在社区矛盾纠纷调解、精神病人管控和社区矫正等方面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竞标政府购买服务项目

参与政府购买服务项目的设想,缘于徐卫星参与过的一次社区活动。

2014年,飞龙社区一名肇事肇祸精神病患者住进医院,徐卫星去看望他并捐献了一些物资。

走出病房的一刹那,徐卫星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些肇事肇祸精神病患者出院后,光有监护人监护恐怕还不够,是否可以请相关专业人士对他们进行一些专业性的治疗和护理,将警务工作和社会组织结合起来,从而避免意外情况的发生概率。

有了这个想法后,徐卫星马上行动起来,着手在常州找寻这样的社会组织,可惜几番努力下来都没有找到。

很快,徐卫星转变思路,决定通过参与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着手组建起一支全新的专业化社工团队。

此前,徐卫星曾于2009年成立了一个名叫卫星E站服务协会的社区服务组织,为参与政府购买服务竞标,2015年年初,他对该组织进行转型升级,飞龙社区卫星E站服务协会和社会事务中心作为一个专业社会团体正式成立,以新面貌重新参与竞标。

考虑成熟后,徐卫星快马加鞭地开始了筹备工作。

徐卫星得知,当时共有30个社会团体参与项目竞标,为了能够从中脱颖而出,他几乎天天熬在办公室里,研究思路、制定方案、写竞标书、做演讲稿……

2015年3月23日,竞标路演前一天晚上,徐卫星几乎熬了整整一宿。

最终,功夫不负苦心人,徐卫星竞标的反家暴和一键通项目获得通过,司法调解和社区矫正两个定制项目也成功入选。

徐卫星告诉记者,目前,服务中心已有全职社工5名、兼职社工20名、平安志愿者102名。25名社工责任细分,分别承担社区矫正、司法调解、精神病患者辅助管控、反家暴、一键通服务、信息采集等工作。

为更好地推动工作开展,徐卫星定期对团队成员进行培训,还建立了信息整合机制。

徐卫星说:“社区警务中很重要的一项基础工作就是信息采集,而社区居委会的很多工作与此重合,我就努力把这块力量联合起来,将他们作为我的网格管理员、信息采集员。”

许洪霞是飞龙社区工作人员,也是社区网格管理员,主要负责傍晚入户采集信息。听了徐卫星定期讲的课,许洪霞等社工都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许洪霞讲起徐卫星传授的入户调查技术时兴致勃勃地说:“进屋看鞋,上桌看筷,和户主聊天时,眼睛在屋里转两圈。上次入户走访,我看到一户人家的茶几下有锡纸和吸管,老徐带人去一查,发现这人果然是个‘瘾君子’。”

去年以来,根据网格管理员采集的信息,飞龙警务室更新常住人口信息1000多条,其中18条线索对破案发挥了重要作用。

专业团队做专业的事情

只有把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才能收到最好效果。有了专业化的社工团队后,徐卫星明显感觉到,警务压力比以前减轻了很多。

精神障碍患者病情易反复、治疗时间长,有时还可能肇事肇祸危及公共安全,如何减轻这一群体给社会治安带来的压力,成为当前一大难题。

目前,飞龙社区共有27名精神障碍患者,其中有肇事肇祸经历的8人,曹某便是其中之一。

徐卫星告诉记者,今年40多岁的曹某至今未婚,父母均已亡故,其监护人为姐姐和姐夫。

2012年,曹某的姐姐姐夫相继去世。同年10月20日深夜,其在暂无监护人的情况下跑到小区疯狂用砖头砸车,居民看到后均不敢上前,只好报警求助。徐卫星到现场后将曹某控制住,将其送往医院进行治疗。

经过一年多治疗,曹某出院回到飞龙社区,社区为其指定了新的监护人,即曹某的二姐和二姐夫。

可现实情况是,两位新的监护人均为上班族,很难对曹某实施有效监护,连最基本的按时吃药问题都难以解决,加之曹某平时喜欢饮酒,又有肇事肇祸前科,一旦发病,后果不堪设想。

徐卫星了解到上述情况后,立即为曹某配备1名专职社工和1名兼职社工,两名社工均住在曹某小区,每天早、中、晚上门监督曹某吃药,定期带曹某去医院检查,与监护人一起履行监护职责。

自实施专业管控以来,曹某精神状态良好,再也没有出现过肇事肇祸事件,曹某的二姐和二姐夫对此赞不绝口,多次向徐卫星表达感谢。

目前,27名精神障碍患者均得到有效看护和管理。

在社区矫正工作领域,专业社工团队的介入也起到显著作用。一名深信邪教十几年的“教徒”就被成功感化,开始新的生活。

2014年11月,有着十几年邪教信仰的“教徒”孙某和王某因户籍迁移,从常州市天宁区迁移至飞龙社区。二人因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天宁区人民法院判刑,处于缓刑期阶段。

徐卫星将两人列入社区矫正的重点帮扶对象,为孙某和王某安排了两名经验丰富的社工计科峰和曹洁,为他们制订了详细的帮扶计划。两名社工每3天与孙某和王某上门交流一次,徐卫星每周与孙某和王某上门交流一次。

一开始,孙某和王某十分抗拒,甚至不愿意让社工进门。徐卫星了解后,又和两人进行了多次深入交谈。

经过两年多时间持之以恒的帮扶,孙某和王某郑重写下悔过书和决裂书,自此重新走上正常的人生道路。

调解让老外竖起大拇指

65岁的汪产英曾在4家菜市场从事30年的管理工作,如今是社会事务中心的资深调解员,楼道长没办法调解、社区推送过来的矛盾通常会转给他,他一年调解纠纷超过百起。

去年3月,飞龙社区内某外企一名员工在下班途中猝死,其家属与公司在赔偿金额上产生较大分歧,矛盾越演越烈。

徐卫星告诉记者,当时死者家属纠集大量群众堵住涉事公司大门,严重影响了该公司的正常经营。

接到警情后,徐卫星带上两名资深调解员马上赶往现场处置。

见到该公司的一名外籍负责人后,徐卫星热情地伸出自己的大手,而对方觉得眼前这个警察并不一定能够帮助解决好问题,连手都没有伸出来。

虽然感到有些尴尬,徐卫星和两名调解员还是耐心地与之坐下来交谈,借助翻译向其讲明了处置原则和利害关系。

交谈中,外籍高管渐渐被徐卫星和调解员们耐心细致的工作态度和专业负责的敬业精神所折服,其间多次竖起大拇指。

随后,徐卫星和两名社工又和死者家属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长谈,适度提高了补偿额度,公司方面也认可这一方案,双方当场在协议书上签字和解。

一起纠纷就此烟消云散,外籍高管再次向徐卫星等人竖起大拇指。

徐卫星说:“小矛盾不出小区,大矛盾不出社区,民间纠纷尽量不打110,如果不行,调解员上报,启动大联调机制,多方力量共同参与。这种模式下,我们社区还没有出现一起因矛盾纠纷引发的上访事件。”

据了解,徐卫星用专门力量解决社区治理中的疑难杂症,至今已成功帮助30余名社区矫正人员回归社会,帮助6名邪教人员脱离邪教组织,有效预防精神病人肇事肇祸22人次,提前介入有家暴倾向的家庭17户,调解社工协助民警成功调处矛盾纠纷142起。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学院院长宫志刚对记者说,徐卫星的这一做法很有新意,他通过项目形式向政府购买服务进行专业化社工竞标,用专业化水准解决社区治理中的诸多警务难题,值得肯定与推广。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安旭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