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社工流失率逼近警戒线 如何破解社工流失困局

2017-08-28 09:29   南京日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近年来,社工流失率居高不下在全国具有普遍性,南京也未例外。来自市民政部门的数据显示,去年社工流失率超过18%,逼近20%的人才流失警戒线。在这些流失的社工中,有超过70%的人不再从事社工行业。

“你们的社工流失率高吗?”近来,这句话成了大量社区、社工机构同行见面后的必问句。

近年来,社工流失率居高不下在全国具有普遍性,南京也未例外。来自市民政部门的数据显示,去年社工流失率超过18%,逼近20%的人才流失警戒线。在这些流失的社工中,有超过70%的人不再从事社工行业。

社工,即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南京10万社工在社会福利、社会救助、慈善事业、社区建设等领域提供社会服务,有效弥补了政府公共服务的不足,其社会需求客观存在、社会意义不能小觑。那么,社工大量流失原因何在、带来了什么问题、该如何扭转?为此,记者连日来采访20多位业内人士、专家学者、政府工作人员,试图寻求答案。 

流失率超18% 逼近20%的警戒线

“赵奶奶爬上窗台,双脚在外,口喊 我不想活了 。”这是上个月发生在雨花台区铁心桥街道铁心社区的一幕。

赵奶奶,今年72岁,子女不在身边,一时想不开,准备跳楼轻生,恰巧被爱之光公益发展中心的社工张肖敏看到,她顾不上多想,立马抓住老人,对老人进行开导。

那天,张肖敏运用所学的专业知识,帮助老人回忆过往的幸福生活片断,最终老人答应好好活下去。接着,张肖敏还帮助老人对接社区老年大学,让老人走出去,排解寂寞。

这仅仅是我市社工、社会组织提供专业服务的一个缩影。目前,我市从事社会工作的社工超过10万人。与早些年相比,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社工队伍,80后、90后社工约占社工总人数的一半。他们奉献在社区、服务于居民。在流动人口、留守儿童、困境老人、问题青少年、残疾人、精神疾病人群、高危人群等救助领域,都可以看到社工的身影。

然而,一个严峻的现实是,一方面,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空巢老人、青少年心理健康、家庭矛盾等一系列社会问题日益凸显,环境卫生、劳动就业、社会治安等社会服务也日益繁多,在国外被称为“社会工程师”的社工在社区各项事务中的作用日益重要,对其需求量在增加;另一方面,社工队伍不稳定、人才流失严重。

来自民政部门的数据显示,这几年,社工流失率一直在高位徘徊,去年我市社工流失率超过18%,逼近20%的人才流失警戒线。在这些流失的社工中,有超过70%的人不再从事社工行业。

核心原因是待遇 月入约3000元  

“工资太低是造成社工大量流失最重要的原因。”雨花台区翠岛花城社区主任张鸣坦言,社工的工资增长比较缓慢,她干了20多年社工,一个月工资实际拿到手才3000多元。

张鸣说:“现在基本都是南京本地人来干社工,还以家庭稳定的女同志居多。你想,外地人得租房,一个月挣3000元左右的话,房租少说也得1000元,还得是跟别人合租,剩下的钱已经很少了,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据了解,我市社工工资待遇普遍不高,就职于社区的大学生社工没有事业单位编制,每个月拿到手的收入只有两三千元。

今年24岁的张兰,去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社工专业,曾经梦想成为一名优秀的社工,但在一个社区刚做了一年就换了工作。“我是外地人,工资太低了,拿到手还不到3000块钱,交完房租,连自己都养不活,还要爸妈支援。”

“大家都知道做社工是在帮助人,可帮助人的前提是你得有帮助人的资本,收入不高、社会认知度低,自己都不看好自己,怎么帮助别人?”已在一家公益组织工作了4年的王涛,选择了回老家郑州考公务员。

建邺区兴隆街道桃园居社区社工小张毕业于南京晓庄学院2009级社工专业。她说,很多人以为她们就是在居委会处理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工作很轻松,其实做社工绝不是那么简单。每年年初开始,各种加班没完没了,工作指标压力经常使她精疲力竭。而且部分社会组织社工,签的是服务协议,不是劳动合同,一些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

“我们班里一共30人,毕业8年,现在还在从事社会工作的只有4人。”小张说。

南京红叶社会工作服务社负责人张伟告诉记者,社工缺乏社会认同感、缺少成长晋升空间,一眼就能看见天花板,不少人一旦发现其他更好的平台,就纷纷跳槽走了。

众多“熟手”离职 服务质量打折扣

玄武区新街口街道成贤街社区党委书记吴敏说,社工主要是做人的工作的,他们来到一个新的社区,熟悉社区情况和问题至少要1—3个月,服务对象要适应一个新的社工也需要一个过程。社工频频离职,对服务质量产生了很大影响。

“我们社区有名社工,为一名精障人士服务了两年多,彼此的默契与认同程度越来越高。去年这名社工离职,提前一个月告知这名服务对象。没想到这名服务对象就再也不来了,说是适应不了其他社工。”鼓楼区凤凰安养中心负责人顾静说。

社工离职还对社工机构造成了很大冲击,一些社工机构面临有项目没社工的尴尬。

本善社工服务中心负责人高洁说,该中心正处在发展阶段,没想到几个社工有了好的归宿后突然离职,他们都是经过较长时间培养的专业社工,离开后,手上的项目还得继续进行,机构在用人方面已捉襟见肘。 

记者了解到,我市在2009年专门公开招募了1000名大学生社工,以充实社区专业社工队伍。遗憾的是,8年过去了,这些大学生绝大多数选择了离开。

社工离职了,就需要补充新鲜血液,但招聘起来难度不小。

今年5月,雨花台区赛虹桥街道社区服务中心大厅招聘社工,计划招16名,尽管门槛不高,前来面试的也就16人,学社工专业的人很少。

“我们经过统计,前来考试、面试的人员,大部分都是家在附近,专业不对口的人员,很难吸引优秀社工过来。”该街道相关负责人很无奈。  

有想法也有办法 多方行动减少流失率

减少社工流失,关键是要提高社工待遇

社工收入低、未来发展不明确、社会地位低、专业角色不被认可、工作获得支持少,这些原因导致社工很难在这个岗位上坚持,已成为相关专家的共识。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陈友华认为,社工是一个需要时间沉淀与经验积累的职业,过高的离职率与流失率会对社工的专业性与服务质量产生不利影响。

“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的话,会导致优秀的人才很难在社工领域待下去,进而出现社工领域的人才 逆淘汰 现象。”陈友华说。

陈友华呼吁,减少社工人才流失,最根本的要提高待遇,给他们留出成长时间。政府应尽快出台政策,增加社工在工资待遇、医疗、养老、住房、职称等方面的保障,以此留住专业社工人才。 

爱德基金会秘书长丘仲辉说,国外社工的准入门槛和待遇都比较高,以美国为例,其社工的人均年收入超过3.8万美元,与该国中小学教师大致相当。“中国社工准入门槛很低,专业能力弱,待遇也上不去。”丘仲辉说,我国不仅要发展社工专业,同时也需要发展专业社工。比如,现在很少有人愿意报考社工专业,但MSW(社会工作硕士)却很火爆。如果出台相关政策,让那些在社区、社会组织当中工作了2—3年的社工可以申请MSW考试,应该有助于社工服务水平的提高。 

探索薪酬体制改革,保证社工及时补缺

昨天,市民政局副局长陈芳表示,从政府层面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在制度和政策上配套,这涉及社会福利体系、社工职业体系的调整及就业岗位的开发、社会工作专业形象的塑造和提升等诸多方面,像南京一直在探索社区专职社工薪酬体制改革,也取得了一定实效。

记者了解到,早在在2013年,南京就出台了《关于加强社区专职工作者队伍建设的意见》,明确“社区党组织书记、居(村)委会主任待遇不低于上年度全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水平;其他专职工作者待遇,江南八区的不低于其80%,其他区县的不低于其70%”。

今年3月,市政府再次下发通知,要求按照标准落实社区专职社工待遇,并进行改革创新。目前,主城玄武、鼓楼、秦淮、建邺等区已逐步在提高社工待遇。

8月18日,建邺区举办“建邺区深化社区网格化服务治理与综合行政执法工作推进会”,改变传统考核模式,对该区的社工全年薪酬构成,除了以往的基础工资、五险一金外,还增设了绩效工资。

“此举在提高社工待遇、保障社工基本权益的前提下,还能奖优罚劣,调动社工工作积极性,提高为民服务的效能和水平。”建邺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说。

值得关注的是,今后建邺区社工招录,原则上每年组织一次,招录成绩当年有效,根据成绩建立当年招聘候录社工信息库,若当年产生社工岗位空缺,可以在候录社工信息库中择优录取,保证社工及时补缺。

另外,我市从2012年启动公益创投,这些年,市、区、街联动,已累计投入上亿元,鼓励社会组织申报公益项目,服务居民的同时,提升社工的知晓度和影响力。 

多部门联动,加强社区“全科社工”队伍

这两年,我市加强社区“全科社工”队伍建设,积极整合便民服务中心工作力量,由民政部门牵头,人社、政务、卫计、残联、房产等部门配合,全面开展“全科社工”业务培训、资格认定与动态管理工作。在待遇上,对“全科社工”给予适当倾斜,加快建立“一岗多责、一专多能、全科服务”的社区专职工作者队伍体系,进一步提高社区为民服务效能。

与此同时,逐步提高社区专职工作者持证上岗率。对通过国家社会工作师和助理社会工作师考试的专职社区工作者,各区要每月分别给予不低于200元、100元的奖励;到2020年,力争全市45岁以下的社区专职工作者全部取得国家社会工作师或助理社会工作师资质。

“社工是一个以价值观为核心的行业,需要时间的积累和沉淀,来实现循序渐进、自下而上的发展。”市公益创投协会常务副会长常建东认为,社工是一个新的职业,社工服务还处于政府购买服务的初期阶段,尚未建立成熟的体系。社会应当给社工更大的发展空间,社工在我国刚刚起步,是一个具有巨大潜力和市场的朝阳行业,应鼓励更多有志向的优秀人才投身到这个行业中来。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张燕

  • 微博推荐